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白河荷花

白河荷花

12

11

9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中之關古道

這段殘存的古道是「關山越嶺警備道」的遺跡,
隨著南橫闢建,原有的警備道都被破壞截切,
剩下的此段,在玉山國家公園整理下,
便成了老少咸宜的健行級路線。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錦屏

總是有人提及小錦屏一帶蘊藏有金礦。
這倒也不是空穴來風,
日本人還曾經在此開鑿一個洞穴探金呢!
直到前幾年,也有當地人向礦務局申請探礦權。
只是他們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意圖是什麼,我也搞不清楚,

文章標籤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向陽山山頂

從登山口的標示牌看,抵達向陽山三角點的路程只要一公里。和之前的跋涉相較,頓時感覺不過是一小截子路罷了。實際走來也是如此。我們卸下沉甸甸壓在肩腰的背包,身輕如燕地讓陡坡也躺成平地般好走。約莫二十分鐘,攀爬過最後一段巨石路,山頂的平臺便到了。

  在諸多山峰中,「向陽」是我極喜愛的一個名稱,在嘴邊好聽,也給人朝氣滿滿的感動。只是我們的運氣欠佳,候在山頭的不是燦爛的陽光,只有陣陣飄忽來去的雲霧。其實山色空濛自有另一種欲語還休的羞怯,從間隙縫裏露臉的山叉山一角,就是多了股另人回味再三的遐想。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31 Fri 2008 17:46
  • 奶奶

奶奶老了,
自從五年前在睡夢中發病後,
身體上,心理上,奶奶就沒再直起身子來過。

骨質疏鬆,聽起來像是個遙遠的不相干的身體缺陷,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次奮戰完嘉明湖,雖然已經接近六點了,還是毅然決然跨上車,
決定開回臺北再來個徹底的休息。
原本剛過啞口,還讚嘆著雲海的美麗,
不料下到檜谷附近,
那雲海就成了霧,而且是濃得可怕的霧,大燈的光束壓根穿不透一公尺之外。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底浮雕1
 □要在水底刻出縱橫交錯、排列齊整的林伽,所耗費的功夫與耐力,真是讓人佩服。
      我也很好奇,為什麼當初高棉人會想把雕像刻進水底,所以「水底浮雕」這個先得爬四十分鐘山路的景點是絕不容錯過的。我還是搭有冷氣空調的轎車,有人更勤勞地坐三輪嘟嘟車,一路迎著沙,真的是「風塵僕僕」,志氣可嘉。山路其實沒有修築,是遊客及當地健行者硬是給踏出來的,所以一入內就頗有原始森林的況味,清亮的鳥鳴從山谷另一側傳來,腳底螞蟻雄兵則列隊紛紛擾擾前進。整座山主要是由砂岩組成,沿路都可以見到巨大的石塊橫陳在路中。

      大概這邊接近源頭,清淺溪底也見不到礫石,水裏的浮雕幾百年來都還能大抵保持著原貌。手持蓮花的臥佛,躺在波紋間載浮載沉,一個個林伽排列齊整,羅列在平坦的河床上,遠看倒有點像媽媽的洗衣板。上游到此郊遊的一家人浸在水裏,興奮地叫著,鬧著,互相撥著水,這邊本來就是他們的悠遊之地。拍完了照,我們再依循原路下山。到了車上司機阿明才說,這邊可是有老虎出沒,而且還鬧鬼,所以下午三點前所有的人就都得下山了。呼!幸虧都沒給遇上。
水底浮雕2
 
水底浮雕3
□當地一家人前來玩水。雖然我並不覺得水很乾淨,不過,在當地酷熱的環境下,這家人還是其樂融融,玩得不亦樂乎。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54

 

好像到了峇里島,都得去做趟SPA,
起碼同行的女生們是這麼說的。
所以我們的行程裏也就到了這麼一家位於烏布市區附近的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巒大秋海棠

      紅樓夢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偶結海棠社」,賈芸送了寶玉兩盆白海棠,恰巧探春興起園中姐妹吟詩之意,順勢便結成海堂社。而到了第九十四回「宴海棠賈母賞花妖」,這裏的海棠卻是不當時而大開,引得眾說紛紜,更是寶玉丟失通靈玉的引子。在一百二十回的紅樓夢中,海棠便登場兩回,可見曹雪芹多麼地喜愛她。

 

  不只在古時,海棠也頗受現代人的寵。海棠的種類繁多,其中一種四季海棠,花期長,顏色多樣,兼之結子繁殖容易,株型矮小茂密,是窗台花壇裏的常客。她尚且有一項優點,就是葉片具有臘質,不怕雨水又耐髒污灰塵,也難怪台北市處處都能見其蹤跡。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沿著承德路往石牌方向開,給紅燈擋下來。這個號誌的時間特別久,遠遠地就瞧見一個女人胸前掛著籃子,挨車兜售各式香花。這樣的小販打扮大略皆有個定例。竹編的斗笠,用塊大布密密地匝捆包覆,巾角在頦下紮個結,僅露修飾成瓜子樣的小臉。再仔細點的還會摀上口罩,沒什麼意義姑且阻絕一番車陣裏污穢的空氣。她們戴著手套的千拎起幾串或是玉蘭或是茉莉。花兒在炙熱艷陽下凋萎得特別快,灑上些水恐怕也沒有多大用處。就像她們被愁苦重擔壓垮的眼眉,夜裏枕邊不知暗自淌過多少心酸淚,可太陽一出來,一切仍是原樣。

  那提花的身影漸次靠近了,抬頭再看,原來竟是位老婆婆,難怪覺得走得特別慢。她左晃右搭地,也沒瞧哪輛車搖下窗來主顧買掛花。本來願意花這錢的就不多了,何況又是個老嫗,年衰色弛,更難招攬生意。檳榔攤裏年輕貌美火辣的嬌艷小姐,不是沒有存在的道理。只是這樣老了,干冒車裏眾人取笑,還佇在街中心賣花,她背後究竟藏著怎麼樣難為情的故事呢?其實我也沒多想,搖下窗子買了串玉蘭花,就給掛上後視鏡。

  那花顯然是過了時的,牙白的長瓣邊緣開始隱約現出斑駁的咖啡色枯痕。香氣倒還濃郁,開足了的花顧不得嬌羞了。我想起了小時候潮州的家門前三棵高大的玉蘭樹,不知道這會是不是已經被砍倒當柴給燒了。

  常常下課後我就喜歡跑去摘玉蘭花,當個遊戲玩。玉蘭樹生得高大,怕有三層樓?徒手是無法採到的,得靠工具。看管大門帶著濃厚鄉音的管理伯伯用長竹竿做了個。他拿粗鐵絲繞成彎鉤狀,緊緊縛在竿頂。摘花時擎起竹桿,用那鐵彎勾朝花蒂處一搭一轉,整朵含嫩青苞萼的玉蘭花便掉下地來。媽媽用淺碟子盛點清水養著,滿室清香。

  後來搬來台北,住在二樓。樓下常年沒人住,偌大的園子連水池兩三年屋子主人才會請花匠打理一次。可是我窗前的那株玉蘭花總還是沒有機會大長起來。枝幹熬了個二三年,約略粗了,能大發花了,便又被硬生生地鋸斷,一切重新來過。元氣如此反覆斲傷下,我也再沒機會重溫採花的趣味。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9 Wed 2008 20:45
  • 領帶

      在上班的途中會經過開南,一個私立學校,他們男生制服規定在襯衫上必須要打領帶,而且在上學時間校門口還會有大批的糾察隊站崗檢視,十分地有趣。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總是會在街的轉角看到許多的男學生在最後一刻才把領帶束上。這還算好的,更多人是隨隨便便地將之垂在胸前,晃來盪去,好不難看。

  這勾起了我在高中時合唱團裏打領帶的回憶。團裏在上台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地服飾,就是平常上課的卡其服。不過為了表示慎重,我們還是會打上一條黑色的領帶以及別起特製的團徽。

  在這之前我也常常充滿艷羨地看著爸爸衣櫥裏那一條條美麗的領帶。幻想著自己打著領帶地神氣模樣,只是年紀還小,壓根沒有什麼打的機會,自然也就不知道該如何把蛇似的領帶纏到脖子上,還繞出個札實的結,一直到我有了第一次上台的機會。

  其實我也忘了是哪位學長好心地幫我打領帶的,只記得他好專心好專心地拿著那條嶄新的黑領帶在我面前量測長度,再仔仔細細地把它穩穩地結在衣領下。完成後他滿意地左瞧右看,卻又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把它拆了下來。他說:「以後上台的機會還很多,你應該要自己學會的。」說畢便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教我該如何正確的打領結。或許就是這個因由吧!領帶這一個小配件在我的概念裏便是慎重仔細的代名詞,藉由它就可知道一個人對事物的重視程度。後來每當有學弟第一次上台時,我便也學著學長,認真地教給他們打領帶的方法。

  當然這只是對我個人而言,那些學生們隨意披掛領帶的方式在另一方面或許也說明了自由開放,不拘束於僵化制度下的活力。在這個多變的社會裏早就沒有什麼是一定準確了的吧!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合歡東峰

合歡東峰算是十分親民的百岳之一。
也是我的第一座百岳。
記得那是第一次參加公司的員工旅遊,

文章標籤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仔嶺溫泉是臺灣從日據時代就傳下來的四大名泉之一。
在其不遠處的水火同源,名氣更是響亮。
這是由於在冒出來的泉水裏混有大量的沼氣,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滿樹的櫻花,是京都四月的初春。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到街上隨便挑個路人問,直覺反應回答下的泡湯地點,不外乎是陽明山、礁溪、谷關、東埔與關仔嶺。這些都是國內最富盛名,開發也較為完善的溫泉遊覽勝地。只是經由實地採集溫泉湧出地點的水樣化驗分析發現,這些地方的溫泉,往往溫度不夠高,礦物質含量也不豐富,構不上好湯的稱謂。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海神廟

口從海蝕平臺上遠望海神廟

海神廟(Tanah Lot)幾乎是來到峇里島遊客必拜訪的景點,
基於這項理由,我也安排下了這處行程,還到了兩次。
盡情享受著清晨與黃昏,不同光影下的海神廟風姿。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彩虹

下午的臺北,藍天現在烏雲之後,怪異而唐突的組合。

彷彿颱風即將撲臨,時而陽光燦燦,轉眼又細雨霏霏,沾衣欲溼。

不經意抬頭,令人驚喜的一道彩虹極艷麗地懸在高空,讓人心情大好。

然而不僅僅如此,同樣的弧度,相反的排列,在其外緣又現出了一道霓。

就讓好運也跟著加倍吧!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宜蘭南澳五區溫泉


拉卡(五區)溫泉


      這個溫泉的名字常常被混淆,其實是整條南澳北溪上的溫泉名稱都亂成一團。有時候同一區的溫泉太多也真是讓人感到困擾呢!一開始這裏被野溪溫泉的前輩劉川裕先生稱做「南澳」溫泉,後來阿貴又叫她為「四區」或「拉卡」溫泉。不過,光從地圖上看,這個溫泉點其實是位於「五區」,而「四區」那裏是有另一個容易被大水淹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溫泉。至於南澳溫泉呢?則也有另一個在海邊,現在看不到露頭的溫泉被這樣稱呼。好…講到這,是不是已經頭昏眼花,覺得我在繞口令,不想再讀下去啦?沒關係,之後我就稱之「拉卡溫泉」啦!

 

文章標籤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