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萬山溫泉前進
大夥沿著濁口溪溪床往萬山溫泉前進(不知怎麼,大夥的動作讓我連想到拉縴夫)

萬山溫泉位於舊「萬山部落」附近,因而得名。
泉源分布於濁口溪以及其支流馬里山溪的交匯口一帶。
由於萬山溫泉出露於較為寬闊的河床間,
泉源難免易受土石堆積影響而遭埋沒。
尤其是在88水災後,濁口溪溪床被大量沖刷而下的砂石填高,
聽說去年(2011)便找不到溫泉的行蹤。
今年則在馬里山溪上重新湧出一處溫度約46度的小溫泉(已往有到70餘度的紀錄)。
泉量雖小,聊勝於無。
不少越野車隊大老遠地溯駛前來享受露營樂趣。
而這也是一處我之前都未訪過的溫泉,
今年冬季冷涼陰雨,好不容易才盼到個放晴的週末,
朋友一邀,二話不說就整裝出發!


紅塵峽谷溫泉現況
產業道路直接通抵紅塵峽谷處的濁口溪溪床。

原本在這裏有鑽井開發一處溫泉,稱為「戴莎能溫泉」
只是88水災後也消失得乾乾淨淨,蛛絲馬跡難尋。

紅塵峽谷溫泉舊貌
剛開發完成不久的戴莎能溫泉(攝於民國95年)。
後面那座吊橋「多納第一號吊橋」現在同樣僅存一點點殘蹟。
 
溫泉溪與濁口溪交匯口
流向濁口溪的溫泉溪。

溫泉溪上有條溫泉吊橋,
過去「多納溫泉」就是分布在溫泉吊橋上下游一帶。
原本多納溫泉四周景致秀麗,設有露天浴池,但近年屢次大水後,土石堆積日高,
尤其是88水災後至今,溫泉完全被埋沒在大量砂石之下,已不見自湧溫泉露頭,
連原本高懸的溫泉吊橋也消失。
真是可惜呢!

涉渡濁口溪
濁口溪的水還真的是有些「濁」,且流速頗快。
我們一行人不停地穿行其間,真不知涉渡多少回了。
南部天氣熱,這樣走在水裏倒也十分暢快!
此回水深最多到大腿中段,加上溪底石頭不滑,
在登山杖的加持下,單人過溪倒也不是那麼難。
只是在逆流而上時,偶爾沖擊腰際濺起的水花都快打到我掛在胸前的相機!好驚險。


濁口溪上
在平緩的溪流中段來一張留影

聽說,濁口溪以前可是滿佈迷魂陣般的大石,
不過,現在望去一片平坦…
走來自然也輕鬆愉快囉!
這次成行的太倉促,
出發前沒發現我的溯溪鞋已經接近鞠躬盡瘁的地步。
果然走到半途,墊底的那層菜瓜布就整個脫落了。
我的腳掌隔著薄薄的軟布,溪床稍尖銳的石頭都能分辨地清清楚楚。
還好地形變得簡單…
我還是順利地走完全程。

板岩
河岸邊的板岩

千枚岩
千枚岩

半途的瀑布
走了大約兩個小時,來到一處懸谷瀑布

很久沒有背負全副的裝備走長程了,
跋涉到此,肩膀痛了起來,看看時間,也大約是中午,
剛好可以休息,吃飯,欣賞這道白練。


山崩與堆積
濁口溪上游山很高,谷很深,崩落的砂石量很驚人。

舊時老河階
濁口溪上的舊河階。

雖然說88水災後濁口溪的溪床被堆高不少,
但是由這被沖刷開來的舊河階可知,
以前的河床面可更高呢!
不知道那時溫泉是不是因而埋藏在更深的地方。
 
泛紅的溪水
一旁冒出的的泉水擁有很多的礦物質,
流經的石頭都被染色了。

 
濁口溪畔掛滿鐘乳石的岩洞
從板岩間流出的地下水看來也是含有很多的碳酸鈣,
這處山洞上生長出不少的鐘乳石,
是到目前為止在臺灣我所見到最為壯觀的。
 
IMG_9178
遠方的尖山
 
碳酸鈣沉澱
走了四個半小時,快到萬山溫泉了!
每次在溪床或是一旁的崖邊見到這種碳酸鈣沉澱物,就知道溫泉快到了,
屢試不爽。

 
馬里山溪和其上通往萬山舊部落的吊橋遺跡
馬里山溪和其上通往萬山舊部落的吊橋遺跡

溫泉是在濁口溪及及支流馬里山溪的交會處。
只是今年大部分的溫泉泉源都消失了,
還好,在馬里山溪上源還有新冒出一處,
讓我們不致於徒勞無功。
感謝上天!


走鋼索的猴子
走鋼索的猴子

這一次新冒出的泉源約在「馬里山溪吊橋」上游400公尺的溪左岸。
隔天,我通過吊橋下時突然發現沒有風,鐵線也自己動了起來,
仔細一瞧,原來是有隻猴子正在走鋼索呢!
他邊爬還不時邊轉頭看我們,
幸虧沒拿石頭朝下丟。

溫泉池清洗前
萬山溫泉今年的小池。
溫泉泉量不大,溫度大約46度,
要不是有先驅者用四輪傳動越野車載來大帆布,
即使我們找到了溫泉也是不能泡,
再次感謝天,感謝他們。

清洗過後的溫泉池
原本的帆布已長滿了青苔。
阿山、蔡田和我將帆布拖到溪邊好好地洗了一遍,
這樣,晚上就可以好好地泡湯啦!

我們一隊人獨享的溫泉池與營地
 
晚上烤香腸專用的營火

阿傑一到營地搭好帳篷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砍柴。
真的,在溪邊宿營,有營火就有滿滿的溫暖與安全感。
雖然沒有風,空氣並不冷,砂地也因底下流動的溫泉而微微散著熱氣,
夜色降臨後我們還是點起了火。
用燒成的碳來烤香腸最是適合不過了。
我們吃著羊肉爐、玉米濃湯、香腸,再配上咖啡和茶,
大夥在躺在砂地上看著天上的雲霧與濛濛的月亮,
覺得有些冷了,再跳進溫泉池享受那暖進心坎的熱水…
真是好享受啊!
 
晨光
在有溫泉加熱的溫暖營地享受過一夜好眠後,
迎接我們的是色彩飽和的朝陽和藍天。
今年這種好天氣還真是稀少啊!
算是做了個正確的決定,避開北部連綿的陰雨到南部來享受風和日麗。
 
萬山舊部落石板小屋
第二天一早,
原本的計畫是要到舊萬山部落一訪。
只是後來走著走著,走到通往萬山岩雕的路上…回頭時間已經不夠啦。
心裏不免覺得可惜,
但得趕回臺北準備明天上班,放棄也是唯一的選擇…
至少我們還是見到了可能是做為倉庫或是哨點的小石板屋遺跡。

台車鐵輪
遺落在草地上的板車車輪…舊萬山部落自1956年遷村,到現在也快56年了…真是歲月匆匆。
 
夕陽伴我歸
出茂林後,阿山請大夥吃豐盛的溪產晚餐…:)
運動了兩天,每樣菜都覺得特別香甜,謝謝他!

告別了阿貴、蔡田與阿山,
開車上路準備回臺北。
路經美濃,遠遠圓圓的紅太陽愈來愈貼近地面,眼看就要入夜了。
雖然離臺北仍遠,
我心裏卻一點也不覺得疲乏,
因為這趟行程就像這落日一樣的圓滿呢!
就待下回再來拜訪萬山舊部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urt 的頭像
burt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