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滲水舖設

 

位於捷運唭哩岸站附近的丹鳳山山腳下群集不少住戶。
居住於此,天天都能享受在綠意中健行登山,呼吸新鮮芬多精的快意生活。
然而,隱隱的威脅其實一直如影隨形。
附近山頭出露的岩層屬於中新世早期沉積的木山層,
由於地層層面向東南傾斜約16、7度,屬於順向坡地形,
山腳下的社區自然籠罩在山崩的危險中。
尤其近期又有建商繼續朝山頭整地準備推出住宅新案,
大量地砍除植被,裸露出讓人驚心的破碎地層,
其下的居民不免人心惶惶。


這天跟隨著王鑫老師的腳步,
一同參與臺北市政府舉辦的踏勘活動,
一些關心社區發展的熱心居民也出席。
看著,聽著他們對丹鳳山的喜愛付出與心內的擔憂徬徨,
真是有著萬分的不捨。
雖然嚴格講起來,這些居民只是早幾年定居在此,
他們的屋子同樣是砍除坡腳,破壞了這裏岩層的穩定。
另一方面,新開發的建案又是照著現有的法規申請,
要是真擋下來不准開發,
那建商損失要怎麼說?
前人既成的破壞就要視若無睹嗎?

 

我只覺得,臺灣這個小島真得是擠太多人了。
或許,少子化,
對臺灣這片土地反而是能夠暫時喘口氣的契機吧!


 



打石遺跡

丹鳳山這裏砂岩就是臺北清朝到日據時代建材「唭哩岸石」的採集地。
在即將開發的工地裏還殘存有當初採石所留下的開鑿痕跡。
聽說我童年時代這裏仍有採石工,
可惜沒親眼見過。
我其實喜歡不用腦,只單純重覆動作的職業,
像是打石,就是一種。
我總幻想著自己一搥一搥地擊打石頭,
將頑石化為一方磚,砌成一面牆。

 

打石遺跡
 
打石遺跡
 
類似壺穴的地形

沿著順向坡砂岩層層面上發育有波狀起伏的凹槽。
有些學者認為這些是難得的高位壺穴,
想藉這理由遊說將此地劃設為「地質遺跡」。
像是同行的一位東華大學退休李教授便是抱持著這理念,
認真而努力地支持保護丹鳳山行動。
而我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親自來看看這些所謂的「壺穴」是不是真得能稱為「壺穴」。
順便親炙這些大師的嚴謹治學態度。

 

起伏的砂岩層

轉身看看一旁還未被剝蝕的岩層,其本身就具有起伏的構造,
不是沉積時就是呈這模樣,不然就是成岩作用時被壓出來的。
總之,我覺得這整片順向坡上的起伏並不非侵蝕作用產生,
而是岩層本身就如此。
順坡面而下的水流只是再順勢地加強侵蝕。

 

類似壺穴的地形

當然,在一些凹槽間水流在下移的過程中仍會產生渦漩,
帶動小石子刮蝕砂岩,加深了凹洞。
這作用模式與在溪邊、海邊壺穴的成因如出一轍,
只是洞的直徑與深度比例和一般的壺穴相比,淺多了。

我想起之前在會議中曾為了堅持單位前人設定的立場,
反對李教授所提出的壺穴說。
自己到現場看過,倒也不認為李教授立論有一定的不對,
想想真有點汗顏。
什麼事情還是要自己體認過再發表言論才是啊!


 

類似壺穴的地形
 
丹鳳山黃金劇場
 
丹鳳山黃金劇場
 
丹鳳山黃金劇場
 
丹鳳山黃金劇場頁岩層裏的風化紋
 
丹鳳山黃金劇場頁岩層裏的風化紋
 
土層裏的風化紋
 
丹鳳山黃金劇場風化碎裂的頁岩層
 
蟻獅的巢穴
 
013收縮開裂的土層
 
木山層裏薄煤層
 
山頂上的變形量測


市政府人員指著山頂上的變形量測儀氣,
和我說著這是他們先前來安裝的成果。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說公務員在幹嘛…

其實政府也是默默做了很多事,
只是我們不關心,不注意,不知道,
然後就一廂情願、人云亦云的跟著指責。
因為那是一種輕可安全的發洩管道。

然後更常見的是很多的人民本身對大自然表現出不尊重的態度,
與種種破壞的行為,
像是後頭已經很擁擠卻還不停大肆開發的溫泉旅館。

還有的人一面批評不屑對岸遊客的行為,
一面又開口閉口說天龍人眼高於天,
天平似乎總往自己的一邊傾斜。

所以我還是認為,
不要光在那邊罵政府,
以為自己被迫害得那麼不堪。
因為有什麼樣的人民才會有什麼樣的政府。
政府就是人民組成的。
當你覺得政府爛,
就是因為身旁的親戚,朋友,
甚至是自己就只有這種水準而已。

當政府有做得不錯的時候,
那也是因為我們之中還是有一定比例素質不錯的人民。

 
丹鳳山眺望新北投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