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腳池005


在我自己的書「臺灣秘境溫泉」介紹了45處溫泉。
當然,幾處已開發的著名溫泉也寫了。
下面是關於新竹清泉溫泉的書中介紹:


王維有首著名的五言律詩「山居秋瞑」:「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王維於詩情畫意中,寄託著自身高潔情懷與對理想境界的追求。而我又特別喜愛「清泉石上流」這一句,簡單五個字,就讓人像掬到了那淙淙輕響的清涼。


位於新竹縣五峰鄉桃山村上坪溪畔的原住民部落,聰明地挑用「清泉」稱呼自已。我認為這選擇還真能讓人未拜訪心中就對其風光水色悠然神往。而這裏的確也有湧泉。泉質不單清澈,更騰騰冒著白霧,是個難得的優質溫泉!


早年居住此地的泰雅原住民稱「自然的熱水」為 Ulay-mklix,理所當然,這裏他們就命名為「Ulay」(烏瀨),倒是和同為泰雅族領地的「烏來」有著一樣的命名原則與發音。幸虧在交通不便的過去,兩地隔得遠,想來不至引發混淆的困擾。
清泉也是霞客羅古道的起點。古道原本是當地泰雅族人的聯絡山徑,日治時期為了鎮壓原住民,將之改建為可以運送山砲的警備道,沿線佈置眾多駐在所。清泉這兒的駐在所現在還留有石塊堆成的地基,上頭改建了新的警察局。當時日本政府為了犒賞這些警官,都會在一些有溫泉的地方設立浴場,像是泰安、谷關、關仔嶺。清泉也不例外,於1913(民國2年)便已開發溫泉,供隘勇線日警專用。後來在大正10年(1921)更設立了「井上溫泉警察浴場」,稱這處溫泉為「井上溫泉」。「井上」應該是為了紀念某位日本警官吧?目前還沒查到相關的記載。倒是後來日人看著這兒的景色著實像是京都附近的嵐山,所以又稱之為「嵐山溫泉」。


去過京都,但沒機會到嵐山去泡溫泉,見識當地的風情。總覺得日本人非常會命名,山嵐…我們常在用的詞,只輕輕翻轉,嵐山,這個地方就像有了生命,活了起來。站在日據時代就有的,懸在半空中的1號吊橋上環顧四望,層層的山巒疊翠,腳下巨石四佈的上坪溪一路奔流而下,翻起白色水花,此番景緻,真算得是個桃源。


而先前的清泉其實更為秀麗。當時的「清泉試浴」可是新竹八景之一。只不過在民國52年9月時,「葛樂禮」颱風帶來的豪雨引發超大土石流,瞬間混著溪水而下的大量砂石把沿溪屋舍都給掩沒在數十公尺的深處。看著耆老的訪談筆記,他們對這颱風帶來的破壞,彷彿仍歷歷在目,餘悸猶存。而同樣在這次大水中,日據時代留下來的,曾用來軟禁張學良的屋舍也極可惜地被沖毀了。


張學良在中華民族的近代史中有著一定的地位,是西安事變的主角之一。事變平息後,他被蔣中正祕密地封鎖人身自由。從1946年11月到1957年10月,他和紅顏知已趙一荻(趙四小姐)就這麼被拘禁在深山的清泉部落裏,與當年在大陸上叱吒風雲的氣勢相比,著實委曲。他曾寫下一首詩來描述自己壯志難伸的心境:「山居幽處境,舊雨引心寒,展轉眠不得,枕上淚難乾」。張學良和王維同樣的山居,一樣的淅瀝秋雨後,卻因境遇而有著完全不同的人生體認。


清泉的確可以算是地處深山。從竹東出發走122縣道,還要入山25公里,穿過桃山隧道才能抵達。桃山隧道現在拓寬了。在過去,用人力開鑿長380公尺的山腹孔徑,僅能供單向通行。加上山道沿路也是相當窄迫,路面顛簸。將張學良錮禁於這麼一個不良於行的地方,真是能徹底斷了他脫逃的念頭。


後來新竹縣政府為增加清泉的觀光景點,開發國內旅遊市場與爭取陸客來台的商機,先於2006年8月成立籌備會,由縣府參議蔡榮光擔任召集人,著手史料蒐集,並於同年底推出「幽幽清泉夢」紀錄片。後來新竹縣長鄭永金透過駐日代表馮寄台的引薦,認識了張學良的兩位姪女「張閭蘅」、「張閭芝」。張氏姐妹於拜訪清泉之後,大方地授權縣政府使用當年張學良寄給她們的清泉生活照片。憑藉著各幀照片背景,縣政府得以在溪的對岸另選了一個地點仿建張學良故居。
曾住在清泉的名人,除了不情願的張學良,另外還有位愛極此處的作家三毛。她曾寫下這樣的句子:「當我想到清泉時簡直有一種痛,每當生命出現太美好的事物,我總覺得痛,和孤獨,我離開清泉,一部分的心碎了。」總覺得這樣的心境與想頭是來自於紅樓夢裏的黛玉,在最繁華之際就先預見斷井殘垣。而這種「儘往壞處想」的心理壓力,最終都壓垮她們嬌弱的身軀,提早離開這個滾滾紅塵。


從1983年到1986年,三毛在這兒租下一間座落於半山腰的紅磚屋,由1號吊橋東端往上爬幾段階梯就到。浪漫的她將之取名為「夢屋」,並在此翻譯目前則仍服務於清泉天主堂的美籍神父丁松青的作品,「清泉故事」及「剎那時光」。


「夢屋」屬於私人產業,目前仍在。著眼於假日慕名而來的遊客商業利益,屋主將此處開放,酌收茶水費。之前還沒開放的時候,我其實已到這兒來過。不過剛好腿也酸了,索性向門口翻讀報紙的原住民青年付錢,進去坐坐。他在我的票根上蓋了個戳記,日期晚一天。向他提醒,他翻身查了一下日曆,靦腆向我笑道:「還真的錯了呢!」真是山中無日月啊!
夢屋內簡單地佈置著些家俱,還有些三毛的作著與相關剪報。其實沒有什麼看頭。我在屋前那搭了棚架的平台選了個靠邊的位置,嘴裏含著微甜的紅茶,微風輕輕從耳際吹來,真是身心都涼了。展眼向外望,對岸的山矗直地向水藍的天伸去,上頭鑲著團團的樹,彼此以稍有差異的綠挨擠著,也難怪三毛對清泉如此眷戀。


再往右邊些,山上又可見到間擎著個白色十字架的藍色天主堂,那就是丁神父佈道的地方。他在清泉待了30多年,人生最美好的歲月都獻給了這個山間部落。我接著閒步晃過吊橋,高高地過溪轉入教堂。剛剛禮拜結束的大廳顯得沉靜,空氣緩緩飄動。但牆上卻畫著許多活潑的原住民圖案,聽說還是出自神父的手筆,別有風味。我再繞進後頭的小房間內。裏頭塞滿轉著鼓溜溜大眼的原住民小朋友們,他們三兩成群,聚精會神地盯著幾台電腦螢幕玩連線遊戲。這丁神父還真是考量到城鄉平衡啊!願意於教堂裏提供小朋友這些殺戮戰場。


還是回到溫泉吧。


幾年前初次來此,是在造成清泉再次重創的艾利颱風橫掃之前。那時貼著白色磁磚的公共浴池建在通往霞客羅古道入口的山壁下。雖然幽暗的室內泉水還是冒著,盈滿池子,但我伸手掠過,溫度僅僅微溫,水色也濁,顯然是沒有什麼人使用。而颱風過後再訪,浴池就被落石給砸壞了。


此回來看,縣府早已重新鑽好了高溫的溫泉井,引流到原來浴室的地點,另修設了一座大眾泡腳池。這處新增的泡腳溫泉池四周花木扶疏,又有延展的篷頂能發揮遮蔭的功效,機能性十足。不少媽媽婆婆們光著腳享受,喧嘩出一個滿足而又熱鬧的下午。


重新鑽井而得的清泉溫泉水質相當不錯,溫度足,觸手滑膩。遠遠勝過臺灣多處知名的溫泉鄉。大地之母豐厚慷慨的賜與,就看人們會不會妥善地管理與運用了。不要說清泉的距離太遠。為了泡湯,享受美景都能專程飛到日本尋找那種氣氛了。為什麼不在自己的國度裏築出屬於一個泡湯的天堂呢?清泉是有那種天賦潛力的。


位置:新竹縣五峰鄉桃山村
TW67 X:259828 Y:2718889
抵達難易度:中
型態:未開發溫泉區
泉質:弱鹼性碳酸氫鈉泉
pH值:7.7
溫度:攝氏58度


 

博客來 http://goo.gl/T5p4RH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