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東峰頂望見的桃山

年前朋友牛問我,下次想再去爬哪座山呀?我當下脫口而出:「武陵四秀!」
這幾座百岳是耳熟能詳,常見,卻從也沒去親近過的山頭。
有人提醒我,雖說是有個「秀」字,行程其實是挺操勞的,
主要是路徑太陡的緣故。
不過,雪山北峰我們都試過一天勉力抵達了,
由武陵登山口赴桃山山屋應該是還能勝任的。
於是,我們登山四人小組就又成隊,
上網申請相關證件,出發!


 
啟程之武陵吊橋

前晚托朋友的福,入住武陵富野渡假村,一夜酣眠。
第二天全員當然是精神抖擻地來到武陵山莊前整裝出發!
武陵吊橋這兒是桃山溪匯入七家灣溪之處。
自吊橋下遠望深潭,可以隱約見著不少尺長的大魚悠游。
只是也可能是苦花,所以無法確認見著了櫻花鉤吻鮭的本尊。

 

松林之道
緩步取道這松林夾峙之道前往桃山登山口。微風併同明光自枝幹葉間篩過,落在身上真是讓人暢快怡然。
 
舖地松針
松林下總有舖地柔軟的松針。踩其上,綿綿緩緩地沒聲音傳出,是一種舒適安靜的氛圍。
 
倒樹後的廢棄工寮
 
卵唇粉蝶蘭

在松樹下,沿路的護坡上可以見到不少正在盛開的卵唇粉蝶蘭。
透綠飽滿的花瓣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
高雅中帶著一股俏皮。

 

防火巷間的山徑

從桃山登山口(2000公尺)一直到桃山頂(3325公尺)是長長一條陡直而上的山路,這路還是開闢在防火巷內,缺乏樹蔭蔽日。在我們奮力邁步向上時,老天很眷顧地賞給我們一個陰天,所以我連600cc的水都還沒喝完就登頂了!若是艷陽高照,走這段路必定是趟艱苦的抗戰!

 

桃山 負重的人
自己爬山是不習慣參加商業團的,所有的裝備及食物都是在自己背上,長途跋涉總覺得兩肩非常酸累。因此每回在迢遙陡峻的山徑遇上負載超重的高山協員,看著他們承受壓力,背負客人們的大餐食材,步步搭著喘息奮力地前行,心裏敬佩便油然而生。
 
武陵農場以及七家灣溪
愈爬愈高,見到了腳下堅定朝南而去的七家灣溪以及溪畔河階上的武陵農場。
 
雲霧輕掩的桃山
 
桃山頂
爬得太累了!臭臉、憔悴,終究也是順利抵達桃山山頂。
登頂之際,四下白茫茫的,完全沒有景致可言。
於是我們便續往桃山山屋前進,
打算在一旁的營地紮營休息過夜。
其實見不到環繞的大景,我的心裏也沒有惆悵。
或許是累得想不到那,最根本的原因是我知道明天早上再從山屋上來一趟就得啦!


 
桃山營地
拚不過山社及商業團專精的抽籤及搶位技巧,我們並沒獲得桃山山屋的床位,也只能全程背著帳篷上山。在桃山營地搭完帳篷,拉好外帳,雨竟剛好落下。我們窩在淅瀝作響的布幕下,烹煮聊天,飲酒喝茶,感覺真溫馨完美。而隔日一早,溫暖的陽光灑落,我們又待在這煮上一杯咖啡,就著醇香,悠閒地看著眼前雪山東稜美麗的光影變化。等填飽肚子,也該再次踏上桃山去欣賞美麗的景致了!
 
桃山頂

桃山一直到雪山這一帶,主要分布的是白冷層(以變質砂岩為主)。
然而在桃山山頂倒是分布了些硬頁岩。
有可能是這一帶的砂岩層比較厚,
在造山運動板塊互相擠壓時由砂岩承受了大部份的應力,
因此夾層間泥岩變質程度就較小,
只發育到硬頁岩的程度。
而桃山山頂剛好出露的就是硬頁岩。

 

破碎的硬頁岩
 
桃山山頂一旁的氣象設備

在桃山山頂靠近山屋的一側林立了些氣象設備。
多虧有這些儀器,
我們才能獲知山上氣候的第一手資訊。

 

中央山脈上的朝升雲霧
朋友問我為什麼喜歡爬山?原因可多了。因為山裏總有看不完的細節,心情體認隨步移而變化多端。像這自桃山峰頂遠眺中央山脈朝升堆砌的雲霧,也讓我感到十分值得透早就自帳篷中鑽出欣賞,即便是需冒著凍骨的寒風。
 
層疊的雪山山脈

站在桃山山頂,視線再往左移,就能自中央山脈跨過隱隱的蘭陽平原,進到了雪山山脈的範疇。雖然在桃山以北的山頭並不多,眼前仍顯出一帶層層疊疊地巒嶂。

 

004自桃山山頂眺望大霸群峰
 
西望池有及品田
 
南望雪山東稜
望向雪山,以及山腰凝縮成一小點的三六九山莊,曾經到過的地方,心裏對那就埋有一種牽掛。
 
桃山山頂
 
小巧的桃山山屋

桃山山屋並不大,容納不了多少人。外側還有幾處營地,腹地也都小小的,但總共仍能夠容納下大約七、八頂雙人帳。

 

桃山山屋
還好在前一傍晚的大雨過後,早晨是萬里晴空的蔚藍好天氣,所以在吃過早餐後,所有曬的器材都乾了!輕鬆繼續前行,往池有山及品田山前進。
 
回望桃山與桃山山屋

下了山頭回望,
原來山屋是躲在林間的小箭竹原裏頭啊!

武陵四秀之 池有山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