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田山

自雪山東峰北眺品田山

品田山褶皺完美地展現了地球造山作用化剛成柔的力量,
原本平行的沉積岩層在地底深處高溫及應力作用下,逐漸地撓曲堆疊,
露出海面後,再經風雨冰等外營力的風化侵蝕作用雕鑿,
逐漸地形塑出當今展現在眼前的樣貌。


過去幾次經過雪山東峰,
我總特別留意去欣賞品田山,
想著:該有一天親身去到那山頂瞧瞧吧?
這一天總算是到了。


 

品田山
 
向北凝望雪山山脈

我們的行程規劃本來是三個整天的輕鬆武陵四秀行,
因為發懶,喀拉業就這麼給漏掉了。
反正本來也就沒有特別目的,單純放空賞景,
心中倒也沒什麼遺憾。

然而品田山我是一定要到的!
所以即使同行的另外兩位朋友決定待在新達山屋好好享受悠閒的假日早晨,
我依然凌晨四點就勉強自己從溫暖的睡袋中鑽出來,
一面簡單解決早餐,
一面欣賞面前池有山的日出雲彩,
然後摸著半黑出發。


 
日出
 
步道旁出露的硬頁岩

自新達山屋到品田前峰是沿著坡面一路上升,
這坡剛好是順向坡,
也就是岩層的走向與坡面是一致的,
沿路出露的剛好都是同一層硬頁岩,
反而是變質砂岩比較少見。

 

靛藍的層山

早聽聞要上武陵四秀的山徑都很陡,
為減輕背包的重量,出門最後一刻還是把沉甸甸的長鏡頭放回防潮箱。
結果…當然是後悔不已啊!
上山來每日都擁有空氣清淨、視野遼闊的大半天好天氣,
對於很多遠方的難得美景及構圖只能不甘願地只留在腦海裏,
不然,就是改以大景處理。
像這些疊置的山巒,若能再予以壓縮拉近,
應該能夠再佈置出很多引人入勝的畫面。

 

品田池

由於是透早邁步出發,知道愈走天就愈亮,
因而即便是摸黑,僅靠著頭燈微光照路,
心下倒也沒什麼恐懼感。
只是一開頭迎接我們的就是沾滿前一夜雨水與露水的箭竹林,
三撥兩拂間,
褲子就浸溼了,
風吹來不免有些哆嗦寒意。


這麼一路低頭奮力向上,
等路徑朝左一拐,過了假山頭,下坡不久就可見到位於右手邊的品田池。
這池蓄水不多,就是一灘爛泥,
上頭還橫七豎八壓了不少倒木。
慶幸自己是穿著雨鞋走這一趟,
否則沿路常遇上泥濘,要保持登山鞋清爽真得是難上加難啊!

 

 

自品田前峰望向品田山
過品田池,再向前走一段,抵達品田前峰峰頂。
此時對過傳來了帶著愉悅聲調的吆喝,
是比我還要早出發的一對父子,
他們已經成功登頂品田,準備返程了。

都說孩子能真正陪伴在身邊的時間是很短暫的。
我相信這一次又一次相偕登山的旅程,
無論是對慈愛父親或是天真孩子,
都是未來面對生命回憶時,無可取代的甜蜜記憶。


 
品田山頂及後頭的穆特勒布山
品田山自這個角度望去,
山頂全是一層又一層平行堆疊的岩層,
也是有大小霸的態勢呢!
都說「橫看成嶺側成峰」,果不其然,
如此姿態的品田與自雪山東峰望去的品田截然不同。


 
下品田前峰崖壁
凡事到了頂,就得下坡了!
而我們也來到了品田前峰頂。

第一眼見到品田前峰及品田山之間的這個V字形斷崖心裏真是噗通了一聲。
天呀!怎麼那麼陡?
視線望不過崖底,讓人心裏不由得生出一股膽怯。
我想,要不是前人都已經拉好安全的繩索,
自己應該也是會在崖頂猶豫不決吧?
記得從雪山東峰看,
這前峰通往品田山的崖壁不過就是稜線上的一股小波折啊!

幸虧這裏的變質砂岩稜角多,
手點腳點都很好找,
只要確認好抓點穩固才落腳,
其實並沒想像中的危險。
全神貫注下,約兩、三分鐘也就下到底了。


 
塔克金溪源頭

這個V字形鞍部朝向北面的下方就是淡水河流域的最高源頭,
也是塔克金溪的發源地。
曾在在經典雜誌裏看過相關的介紹。
希望有一天我有機會下探瞧瞧,
摸一摸淡水河最初開始湧出的冰涼水源。

 

開始向品田山上爬
過了這段地形,又得開始向上,
爬山就是一種對自我耐性的磨練啊!
對我而言,
只要有藍天白雲,迢遙的路就算不上什麼。
更何況,這次還有下弦月在天際相伴呢!


 
品田前峰峰頂

往回看品田前峰峰頂,
可以見到在照片下半截是排列整齊的砂頁岩互層,
在最厚的那一道黑色頁岩之上,岩層則顯得破碎。
第一眼望去覺得大概是有斷層通過吧?
然而仔細觀察,似乎又不是那麼回事,
因為還是勉強可以瞧見依序排列的層理。
推測有可能是那一層較不透水的頁岩將滲入地面的雨水阻擋於其上,
在冬天,停佇在岩石裂縫間的水反覆結冰、融解,
而將原本呈層狀的岩石楔裂得不成樣。
至於下方較缺水的岩層則相對保存的較好。

 

 

玉山薄雪草
近山頂處長了些玉山薄雪草

 
終於走到品田山了

喔!
看著路標立柱上的哩程數字慢慢減少,
總算是降到0K了!
品田山成功達陣!

 

楔裂的變質砂岩

品田山山頂都是分布堅硬的變質砂岩(白冷層),
踩在碎石堆上發出讓我覺得噁心的喀吱喀吱聲響。
只是這樣強悍的石頭,
也經不起熱脹冷縮的變化,
在溫度變化巨烈的山頂,配合著水的作用,
逐漸地分解碎裂。

 

楔裂的變質砂岩
 
品田山頂

來張登頂照。
登山最幸運的時刻莫過於登頂時環顧四周一片清朗,
且時間尚早,
回程頗有餘裕。

 

品田山頂
 
穆特勒布山

往前還可繼續前往密素達、穆特勤布山,
就期待以後的安排啦!
山是爬不完的,
所以不急。
是來享受行程的一切美好,
撿山頭並不是目標。

 

 

雪山圈谷
遠望雪山圈谷,真是清楚。
這時沒帶到長鏡頭的扼腕又再次襲上心頭!

 
品田前峰崖壁

因為想趕在八點同伴離開新達山屋前一併同行,
約莫在品田山頂待半小時,
享受了顆脆甜的蘋果與小點心後,
便啟程回頭。
只是在下品田時望向前峰,
這才真正體認稍早所下那道崖壁的可怕。
怪了?那是我曾走過的路,拉過的繩嗎?

峰頂有著另一隊,
他們就立在那邊看著我們一步一步走近。
其中一位大姐說這崖壁太陡了!
她不敢走。

 

 

眼前的池有與桃山
 
道別新達山屋

回到山屋,稍事整理便出發。
今天我們還要從池有返回武陵農場再兼程回臺北,
早點,心理便不會有不必要的壓力。

 

 

池有名樹

經過池有名樹,
抬頭看到這漂亮的剪影,隨手抄起掛在胸前的相機拍下。
要特別謝謝老天在這趟行程對我們的照顧。
在趕路時給了陰天,讓我們不至於煎熬於酷熱烈日之下,
而登頂之際,又總是晴空萬里。
至於那進山屋後的滂沱大雨,
便一點也不重要了!

 

武陵四秀之 桃山行
武陵四秀之 池有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