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嶼 燈塔


盛陽下,沿著花嶼東岸緩緩細走。
離燈塔還很遠很遠,是眺望的距離,落日卻已降臨。
也只好留下個念想,盼望以後近訪的機緣。
只是花嶼屬於澎湖群島最西側的一枚島嶼,
交通航程真是遠啊~

 

花嶼 由望安乘坐至花嶼的小船

我們乘著這艘小漁船,由望安東岸的主要碼頭直到花嶼。那天天氣雖好,可說是萬里無雲了,但海相卻並非那麼平靜,不時翻著白浪,攪得我們都不舒服起來。尤其是船長設定好方向後,便開啟自動行船的功能,不時頂著浪,飛濺的水珠直打到船後甲板上。真是一趟不算安穩的坐船經驗。幸虧,回程時便平順多了!
 
花嶼_夫妻岩

澎湖 花嶼 夫妻岩
聽說是花嶼想開發的芭樂景點…是還挺像人面獅身Double版啦…

 
花嶼_舊碼頭

雖說是有新的碼頭可以停泊大些的船,
村落前擁有清澈海水的小碼頭,
還是村民的最愛吧?

花嶼 遭遺棄的小屋子

其實,來到澎湖,
與其選擇水無源山無脈的藍白希臘式民宿,
我更想住進這款有樣有型,在地生出的小房子裏呢!

 
花嶼 村落裏的小雜貨店

這間小屋子蓋在窄巷的轉角,
為了爭取使用餘地,向港側突出一截,
看來倒像是積木方塊硬安上去的。
店裏塞滿了零食飲料及泡麵等什貨,畫面相當熱鬧!
中年老闆娘穿著碎花短褲翹腳坐在板凳上,
專心致意看著電視裏的韓劇。
蝸居在這海天一色的小島上,她可一點也沒和這個世界脫節。

 
花嶼 斷井頹垣


人一去,不僅樓空,
過不了幾年,便也塌了!

 

花嶼 輝石安山岩
 
花嶼 輝石安山斑岩內所夾的頁岩捕獲岩

在組成花嶼的熔岩流主體「輝石安山斑岩」內,常可見捕獲岩。
其中還含有沉積岩,像是照片裏的頁岩。
在顏滄波1963年的文章(Porphyrites from some islands in the Taiwan Strait.)裏,
則認為是板岩。

 
花嶼 石英斑岩岩脈形成的海崖
 

花嶼西側近林投岸的海崖

自花嶼舊港邊村落向東北沿著岸邊而行,地勢愈拔愈高,終至羊腸一徑臨逼崖際。靠海一側主要為帶綠色調的輝石安山岩(有時包含甚多異質岩塊,產狀幾乎近於集塊岩)。而形成左側高聳崖壁的,反倒是基質風化強烈,呈白黃色的石英斑岩。從拍照站立之處北望,兩造邊界儼然,幾為筆直一線。楊小青(2008)認為石英斑岩應屬於侵入輝石安山岩的岩脈,並屬於花崗岩質。想不到石英斑岩即便是風化了,也還是耐侵蝕,能夠相對突出,形成懸崖的地形。

花嶼 風化的石英斑岩


花嶼還有一種比較特殊的岩石,石英斑岩(Quartz Porphyry)
斑岩又稱玢岩,就是岩石在基質裏可見包含有較大晶體的顆粒,
在這,就是指石英。
(林朝棨1957年的文章內又稱為「矽長斑岩」,
為數公尺寬的岩脈入侵於花嶼主要的組成岩體輝石安山岩熔岩流中)

上頭照片裏的是屬於風化後的岩石,顏色呈黃白色。
我這一趟的行程並未見到新鮮的石英斑岩。
根據臺中自然科學博物館採集到的標本,新鮮的岩塊屬於淺灰色。

在風化後,抗蝕力較大的石英顆粒一顆顆地突出來,
呈自形到半自形,大小約2mm左右。

 

花嶼 風化的石英斑岩特寫

近看歷經風化的石英斑岩就能夠清楚地見到突出散布的石英顆粒,
大部份都有晶面的發育,呈半自形。

 
花嶼 由石英斑岩風化下的石英顆粒

花嶼的石英斑岩內具有密集的自形石英顆粒,甚至有形體更大的燧石。這些石英都極耐風化。當岩石的基質部分逐漸粉碎,並經風或雨水侵蝕而去後,留在原地的石英相對就愈來愈多了!這些石英顆粒若是被地表涇流帶到岩石縫隙,再被由地下水沉澱出來的鐵質物膠結在一塊,我想應該也會具有類似鐵質石英砂岩的產狀吧?只是我這次並沒有在現地看到可以證明此推論的現象。
 
花嶼_由石英斑岩風化而成的貓公石


在花嶼較靠西北嵎處,地面上展露著石英斑岩。
雖然位在高臺上,離海浪打得到的位置極遠,
他們仍舊化育出類似海岸邊才易見的奇特的外觀。
這種形態的石頭,澎湖稱為貓公石。

 

花嶼_由石英斑岩風化而成的貓公石
 
花嶼  由石英斑岩風化而成的貓公石
 
花嶼_林投灣
 
花嶼的西北岸
 
花嶼 滾石成陣
 
花嶼_再積性的火山屑碎岩

花嶼的最北端海岬(貓尾)出露了一些再積性火山碎屑沉積岩(Epiclastics),
呈礫、砂及泥互層。具有平行紋理、波痕及攝食構造的生痕化石。

 
花嶼 再積性火山碎屑岩中的平行紋理及波痕
 
花嶼_再積性火山碎屑岩中的疑似攝食生痕化石
 
花嶼 鐵質石英砂


依據林朝棨(1957,澎湖群島之地質礦產)文章內所附的「澎湖群島地質圖」,
在花嶼的西北角及西側地表分布有鐵質石英砂岩(Ferruginous quartz arenite)。
現場看,大都已經碎裂不成層,散落於地表。
而在島與東側的岬角「東面頭」上,也可見到鐵質石英砂的分布。

 

沙生馬齒莧

在澎湖花嶼,日照強烈,雨量不豐,
於海岸崖上薄砂土能生育的植物種類並不多,
而沙生毛齒莧就是其中一種。
在缺水的時節,其葉片會鼓成圓珠狀,
加上因強光而轉紅的色澤,相當可愛。

 
花嶼_曬象魚
 
花嶼_聚落

我們生而為人,利用著這個地球母親的資源,也是不得不的過程。個人覺得,適度地經營大自然,本來就是順應上天演化我們的道理。過於激進的環保,似乎一切都該保持原始,那不免又矯情做作了!就像花嶼這樣的一座島嶼,因為有著錯落屋宇的一個聚落妝點,才更以人文深化了四週環境之美。
 
花嶼 回程的海上夕陽

天還沒亮就起床,乘著小船頂大浪,顛到快吐地從望安來到花嶼。接著又在毒日頭下毫無遮蔽地曬了一天。當黃昏的天光轉成迷人的橘紅,好不容易可以結束行程返航了!幸虧傍晚的風浪小了,讓我可以坐在船尾,目送走這一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