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月_全景

 

新北投 花月 日治時期
 

那時代的新北投,承載渡海來臺殖民日人的鄉愁,自有一股典雅純樸的溫泉鄉風情。因為綠意比建物多,身處其間,眼見耳聞,心胸也寬,身靈療養效果倍顯。


位於溫泉區後半區塊的「花月」,聲名不如靠近車站的「天狗庵」與「松濤園」有名。我猜測,因為「花月」位置高於青磺的源頭「地熱谷」,因此,其所用的水源比較有可能是導引自「硫磺谷」的白磺,也與「天狗庵」及「松濤園」有所差異。

 

「花月」因應山坡地形不平整的自然條件,細緻具韻律之美的疊石技法被採用,化缺陷為視覺焦點,也創造出建築得以安身立命的寬坦基座。舊時代的光陰總是從容,工匠們可以好整以暇,一鎚一鎚地將由熔岩凝成的堅硬安山岩敲成稜形的石塊,細細地抱於手翻轉審視,待擇出命定的一方位置,再嵌合入座。而當日光雨淋後青苔抹上,那整片渾然天成之感,更不是現代快速澆製,齊一堆疊的水泥擋土牆能比的。


因而我不免私下揣摩著,續接經營者僱人推倒這樣會隨時間變得更有韻味的擋土牆,冀圖騰出更大的空間興建現今的大型旅館時,心底會不會生出愧對前人的惋惜感?那彷彿將精細的多寶格拆了,另合著空間訂做一只樟木箱,只求能多放幾件物品,多收幾個客人。


依據其他參考資料,影像中段的長廊應是用來做為自左側主建物通往口右邊大眾浴池的轉境之道。我想像著:手裏抱扶裝上洗浴小物的木盆,沿廊而行,望向長窗之外丹鳳山的一片綠意。若能真有此機緣,我的嘴角一定是不自覺帶著輕鬆的笑吧?

 

花月_正門

 

主屋前留下坡面,一條土路車道傾斜而上,是大門所在。另一面陡坡則安了座轉折的階梯,信步而上,更有種悠然。
 

花月_庭園的一部

 

利用大門車道上方的裸露斜坡蒔花植草,引山泉成清流,成為湯客入門前迂迴澱心的日式小雅庭園。園裏看似隨意錯落著不規則安山岩塊,然而雜而不亂,應是審思慎忖後才有的難得。花與樹,每株都有其獨特的個性與之所以安排落位於該處的理由,與現代將植栽視為模組化安裝單位的排列大相逕庭。
 

花月_大廣間

與塞著軟軟彈簧床的房間相較,當然是舖滿帶著草香的榻榻米會更吸引我。腰間一軟,就能隨心隨性地倒臥,任意翻滾。在如此空闊,細節又格外精緻的環境裏用餐,也是一大享受!
 
花月_花的間

「花的間」,除了那兩把單人沙發,都是傳統日式的風格,顯得較為柔媚。床之間精心挑選置放的字畫,插花、人偶飾品是旅館主人待見客人的貼心。這樣的一間房間,是有自己生命力的,讓旅人離開後仍會想念。不若現在設計俐落大方,卻房房相同的旅館,總釋放出千人一面之感。縱然強調考量客人不同需求而執行差異化精緻客服,我倒認為那只是寵出慣旅客,而到訪的旅人更反而無法真誠地體驗異文化。

 
花月_松的間

「松的間」,建築樑柱與裝飾家俱的線條則剛直多了。工業風格獨具!雖說陳列是日式風格,神遊其中,我卻有一種乘坐古典歐式特快車,辦案的福爾摩斯會出現在我身旁坐下的念頭。那時的建築常常在迴廊下放上相對茶几的兩張椅子。泡湯之後渾身慵懶,斜倚在椅上啜著咖啡,欣賞眼前的山景,可真人生一大樂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