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奮戰完嘉明湖,雖然已經接近六點了,還是毅然決然跨上車,
決定開回臺北再來個徹底的休息。
原本剛過啞口,還讚嘆著雲海的美麗,
不料下到檜谷附近,
那雲海就成了霧,而且是濃得可怕的霧,大燈的光束壓根穿不透一公尺之外。
我戰戰兢兢地找尋路沿白漆反光,摸索著開,愈來愈覺得怎麼都沒個止盡,
真所謂「五里霧中」。

剛識字的時候,從靈異小說中讀過的片段,這時倒又映現於思緒:
滿載歡樂旅客的遊覽車因濃霧失控而撞山,
登時煉獄般大火將還來不及反應的死者的怨靈全給封進了崖壁裏。
日後,總有人能從照片裏模糊地看出那一張張懷恨的臉,扭曲地印在光禿的石壁上…

邊想著這些敘述,邊還唸著佛號。
「阿彌陀佛,千萬得讓我安全回到家啊!」
念頭還沒轉完,眼前突然就一堆落石橫亙。
不會那麼倒楣吧?
今年三月才在差不多的地方遇著山崩給堵了三個半小時,
眼下天都黑了,難不成要回頭再繞整個東部回臺北?

同行的阿源下車前去一探究竟,勉強能過。
我隨他指揮,亦步亦趨地向前緩進。
只是這時,沙沙的落石聲又響了,嚇得阿源連忙往我看不見的霧中跑去。
我坐在駕駛坐上,什麼也看不清楚,形勢更緊張。
後來心一橫,不管了,還是踏下油門,先過了這關再說。
幸虧,紛紛的落石終究還是沒砸著車。
雖然後來還是沒能順利地返抵台北,
但那又是另一段波折啦!

    全站熱搜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