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新北投
 

偶然間在一份115年前,1900年發行的「臺灣日日新報」上瞥見一篇中文遊記,
沒有斷句,用半文言的方式,
描述匿名作者自己探訪新北投溫泉的情景心情。
那時臺灣割據給日本短短6年,大陸還是清朝統轄,連慈禧都還要8年後才過世呢!
想來就覺得這篇短文彌足珍貴,
算是我個人所見最早一篇白描新北投溫泉區景致的篇章了。
讀著藏在字裏的感受與行間的風情,
突然間心裏也有股想望,
多盼望能夠穿越時間障礙,
回到那樸實美好的溫泉最初年代去瞧瞧看看啊!
放眼都是和諧不標新立異的屋宇,
親身體驗那登上木樓二層,眺望一無屏蔽的大屯山系滿眼翠綠。


自1896年平田源吾設立了新北投第一間溫泉旅館「天狗庵」後,
新北投溫泉已漸次開發。
因而作者在4、5年後到訪,
所見已是初具規模的樂園,
雖然要去上游不遠處的地熱谷泉源似乎還不是有輕便的道路可通。
或許大家會覺得現在由新北投捷運站到地熱谷也不過就是信步的距離,
但自己有溯溪的緣故,
知道受困於艱難地形或是茂密林木,
咫尺往往也等同天涯。


另,文中所述「明治28年有內地人松本購之」…
應是指明治29年8月台北軍政財務課長松本龜太郎松本龜太郎所設的「松濤園」。


 

臺灣日日新報  4版 明治33年 1900年6月5日

溫泉紀勝

昔人言山似人才搜更出,
愚於北投溫泉益信焉。
北投磺地其泉溫耕稼既不利於磺,
唯疥癬者時取以為浴耳。
初未可與太古巢西雲岩並駕也,
而名士之蹤跡亦罕至。
及明治之二十八年有內地人松本某購之,
因漸架廬宅通溫泉,置酒館。
春花秋草,士女遂絡繹不絕。
偶重游之則風景已大勝於初矣。
由山下行數十武,
兩傍有旅館七八處,均淨潔可愛。
門外青松翠竹,山鳥鳴人。
再入二十武則松濤園也。
園之樓有三層,
上焉者四顧蒼茫,眾山皆少,
如李白之登太行。
中焉者盖酒家自置樽俎之地。
下焉者則由山麓剝之而開一徑通溫泉也。
溫泉之西有翠霞園,
間築小亭或即游客安棋處。
泉以東有瓦屋數家聞為游客避暑者。
與園隔一小溪,
時書聲琴韻渡水而來。
再東則溫泉之出處也。
因畏山道崎嶇未敢再上,
深以未盡大觀為憾無何。
夕陽在山人影散亂,
傴者僂者老者少者已各行歌互答返矣,
愚亦乘車以歸。

 
, ,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