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荷包


荔枝玉荷包


朋友李大爺特地從南部寄一箱親採的玉荷包上來,
我將之冷藏在冰箱裏。

每回開門,
一股冷香撲面而來,
真是讓人會感到幸福的味道。
餐後拿一把出來品嘗,冰冰涼涼的,超好吃的啦!
真是太謝謝他了!


小說紅樓夢裏也間接提過荔枝。

有一段說:

襲人問道:「這一個纏絲白瑪瑙碟子那去了?」
眾人見問,都你看我我看你,都想不起來。半日,晴雯笑道:
「給三姑娘送荔枝去的,還沒送來呢。」
襲人道:「家常送東西西的傢伙也多,巴巴的拿這個去。」
晴雯道:「我何嘗不也這樣說。他說這個碟子配上鮮荔枝才好看。
我送去,三姑娘見了也說好看,叫連碟子放著,就沒帶來。


曹雪芹並不直接描述荔枝的美,
反而特地強調是以纏絲白瑪瑙碟子盛來送給探春,

鮮紅果皮的內外都是白凍軟Q。


小說還有另一段與荔枝有關。

賈母曾做了一個燈謎:“猴子身輕站樹梢”,
而賈政一見謎面,就已知謎底是荔枝(立枝)。
於此段行間脂硯齋批道這的確是賈母之謎。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
應當是和曹寅常說的那句“樹倒猢猻散”有關。



我吃荔枝有個習慣,
就是特別小心翼翼。
捏除蒂頭後,我會專注地將佈滿突疣的果皮一小一小片剝除,
再迎著光檢查一下裏頭有沒有蟲。
這完全是因為小時候有回一口咬下半透明的果肉,
竟看到一隻也是半透明的小蟲在裏頭搖頭晃腦…
真噁心!我當下都快吐出來了。


幾年前曾應朋友之約到他家裏的荔枝園採果。
我們架著梯子爬高,
拿刀將一串串沉甸甸的果實剪下。
其實他們家早就沒在整理果園了,
可荔枝樹還是年復一年的結出果子來,
縱使不是那麼樣地豐收。



媽媽和我都想在鄉下的園子裏種幾棵果樹,
就是看在就算只是粗放,收成也是遠遠超過一家所需啊。
哈~懶也是會遺傳的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生活多寶格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國文老師
  • 色澤非常亮麗,一定是很甜的了。不過多吃了會上火的啊。

    想起蘇軾的詩句:

    「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
  • 老師好!

    這荔枝真得是很甜很好吃啊!尤其是冰涼時入口,更是一絕。
    不過,蘇軾日啖300顆也真是過多了!
    應該有流鼻血吧?>_<

    我看到你幫我挑的錯字了!
    真是感謝~:)
    因為我常不回頭再三檢查自己打過的每一個字,
    所以別字肯是多如過江之鯽。
    「穫」與「獲」是小學老師特別強調過用法的,
    我還沒仔細挑,
    真是臉紅啊!:)

    burt 於 2014/06/03 17: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