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班的途中會經過開南,一個私立學校,他們男生制服規定在襯衫上必須要打領帶,而且在上學時間校門口還會有大批的糾察隊站崗檢視,十分地有趣。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我總是會在街的轉角看到許多的男學生在最後一刻才把領帶束上。這還算好的,更多人是隨隨便便地將之垂在胸前,晃來盪去,好不難看。

  這勾起了我在高中時合唱團裏打領帶的回憶。團裏在上台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地服飾,就是平常上課的卡其服。不過為了表示慎重,我們還是會打上一條黑色的領帶以及別起特製的團徽。

  在這之前我也常常充滿艷羨地看著爸爸衣櫥裏那一條條美麗的領帶。幻想著自己打著領帶地神氣模樣,只是年紀還小,壓根沒有什麼打的機會,自然也就不知道該如何把蛇似的領帶纏到脖子上,還繞出個札實的結,一直到我有了第一次上台的機會。

  其實我也忘了是哪位學長好心地幫我打領帶的,只記得他好專心好專心地拿著那條嶄新的黑領帶在我面前量測長度,再仔仔細細地把它穩穩地結在衣領下。完成後他滿意地左瞧右看,卻又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把它拆了下來。他說:「以後上台的機會還很多,你應該要自己學會的。」說畢便一個步驟一個步驟教我該如何正確的打領結。或許就是這個因由吧!領帶這一個小配件在我的概念裏便是慎重仔細的代名詞,藉由它就可知道一個人對事物的重視程度。後來每當有學弟第一次上台時,我便也學著學長,認真地教給他們打領帶的方法。

  當然這只是對我個人而言,那些學生們隨意披掛領帶的方式在另一方面或許也說明了自由開放,不拘束於僵化制度下的活力。在這個多變的社會裏早就沒有什麼是一定準確了的吧!

    全站熱搜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