巒大秋海棠

      紅樓夢第三十七回「秋爽齋偶結海棠社」,賈芸送了寶玉兩盆白海棠,恰巧探春興起園中姐妹吟詩之意,順勢便結成海堂社。而到了第九十四回「宴海棠賈母賞花妖」,這裏的海棠卻是不當時而大開,引得眾說紛紜,更是寶玉丟失通靈玉的引子。在一百二十回的紅樓夢中,海棠便登場兩回,可見曹雪芹多麼地喜愛她。

 

  不只在古時,海棠也頗受現代人的寵。海棠的種類繁多,其中一種四季海棠,花期長,顏色多樣,兼之結子繁殖容易,株型矮小茂密,是窗台花壇裏的常客。她尚且有一項優點,就是葉片具有臘質,不怕雨水又耐髒污灰塵,也難怪台北市處處都能見其蹤跡。

 

  北部郊區山壁旁也可發現長相類似的兩種海棠,一是台灣水鴨腳,另一種則是海拔位置稍高的巒大海棠。他們葉色碧綠,花朵則呈嫩粉紅色,倒吊著,看著十分討喜。環境合適的話往往漫延成群居的一片。據說他們的莖柄富含有大量水份,是野外求生的救命寶貝,而加以炒食,更是道野菜佳餚。

 

  上述的種類植株均相當矮,低低地伏在土壤上,且其葉型不是扭曲打縐就是狹長尖窄,與印象裏彷若故土的形狀大異其趣。要論睹物思情,就非另一種在台灣園藝裏的魯給海棠莫屬。這重海棠莖桿較為健壯,因此高度相對而言也挺拔得多,往往可見與人齊高的植株。她的葉片厚實頗具質感,雖然大卻不柔弱,底色墨綠,灑上碎銀點子,煞是好看。論起她的花更是沉甸甸的一大纍,粉紅萼片吐出鮮黃花蕊,十分別緻高雅。古人謂恨海棠無香,也難怪,天底下的便宜都佔盡了,哪有這等好事。

 

  小學的時候外婆也送給我一盆魯給秋海棠。我搬到陽台上悉心照顧著,一連活了快十個年頭。直到換了個住所沒搬過來,而租賃的房客又沒好好留意,這才完全枯萎。其實他的繁殖是極容易的,只需掐下一截老枝,稍事處理再插入土中便能成活了。我想將來若是能夠擁有個自己的花園,一定是要留個位置予海棠的。

    全站熱搜

    bu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